老占 比人早10年的投资布局
精彩推荐
2024年日本换新钞!日本资本主义之父、首位女留学生、近代医
福泽谕吉将不再是日本纸钞上的唯一象徵了!日本政府宣布,为了强化防伪钞技术,以及欢庆新天皇登基之后「令
2025 年吞食银行 40% 营收!麦肯锡年度报告:垄断支付
传统的银行、金融机构近几年可能都把重点放在对抗 Fintech 的潮流,有些可能自行开发 Finte
2025 年太阳能设置容量 20GW,张景森:会如期完成
行政院政务委员张景森今天表示,国内太阳能相关的土地与建管问题大致已经解决,未来太阳能建置速度将会非常
2025 年时电脑已经消失,而我已经失业了
近几十年,人工智慧和机器人等範畴逐渐被专家以及学者开发和研究,以下彙整了数名着名的学者对于这两大领域
2025你会在怎样的厨房里做饭?
在未来十年后,整个世界将会变得怎样呢?不妨跟着Ikea透过厨房一同想像并发展出人们未来生活的模样。I
2025决定是否转世 达赖喇嘛:不由中国决定
达赖喇嘛办公室 15 日表示,达赖喇嘛将在 90 岁时决定是否转世,这个权力不会也不应落入中国政府手
主页 > 门户行业 >人生下半场,青春再出发 >

人生下半场,青春再出发

发布时间:2020-06-16 10:02 访问次数:108

人生下半场,青春再出发

再出发,人生下半场的青春

「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⋯⋯ 夜来幽梦忽还乡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」这是感情丰沛的诗人苏东坡,在思念亡妻时,写下的感人字句。

我当然没有苏东坡浪漫的文笔,但人一旦痛失爱妻,谁能免得了泪千行?失去妻子后,我着实浑浑噩噩、无法有太多意识,生活就是忙着照顾两个孩忙着工作,不知不觉也就这样过了一年有余。

或许是妻子也捨不得我如此,一年余后开始有个小小的涟漪,出现在我原本淡然的生命中。在我任教的台大EMBA班中,有学生邀请我一起参加「体适能与健康管理」课程。

体适能,那不就是运动课吗? 但我去了之后才发现,获益匪浅。

这门课,由台大医院、台大体育室共同筹办,不仅帮EMBA学生们进行各项身体检测,包含心肺功能、血液含氧量等,更有台大体育室国手级的教练,来带领并告诉这些学生,同时也是大企业老闆们,如何才是有效而不伤身的运动?

团体运动,找回青春时光

然而体适能课程最神奇的是,除了名医与名教练的号召力外,更有一股无形拉力,让所有的大老闆学员,几乎每週都不缺课。

这股拉力,既熟悉又陌生。竟像是我们在年轻的求学时代,同学们一起练球、或一起练习大队接力一样,也许大家都练得气喘如牛,但彼此的笑容、彼此的打气,甚至是互相漏气,都让群体运动变得更为有趣,也让我们这些老骨头竟没人想退出,跟着课程继续练起网球、壁球等等,而我们这群中年人也彷彿回到「那些年」的青春时光。

团体运动的魅力就在于此,只是我们大多忘了。小时候,我曾经是国小的手球校队,那时候的训练并不轻鬆,但因为有一群伙伴们同甘共苦、一起咬着牙苦练,甚至是一起抱怨、咒骂教练,所以身体虽然劳累,但心灵一点都不孤单,而往往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撑过了所有的魔鬼训练。

回想那时,若只有我孤单一个人,要去完成所有单调而重複的训练,很有可能我早就中途放弃了。

重新拥抱团体运动、找回伙伴,这一学期的体适能课,对我来说,宝贵的不只是身体健康,心情上更是渐渐走出阴霾。到学期后半段的时候,开始有人发觉,我原本因丧妻而紧绷的神态,似乎逐渐变得较为放鬆,脸上也终于找回笑容。

在体适能课后,我可爱的EMBA学生,更继续邀请我参加各项运动。包含跑马拉松、单车环岛、铁人三项、爬玉山等等,而这些活动的共同特色,是都有许多EMBA师生一起参与,都有着群体运动的魅力。

其中让我感触最多的,是跑马拉松。在EMBA学生的怂恿下,我陆续完成十公里、二十一公里的路跑,这也才发现,自己似乎能跑? 于是学生们也更起鬨、捣乱般,要我一起挑战真正的马拉松,长跑四十二公里。

马拉松,蕴含人生哲学

但我从跑完二十一公里路跑,到要挑战四十二公里,这中间只相隔短短三个月,可进行训练的时间并不充裕。所以学生们的意见也分为两派,一派认为,我哪有可能啊? 短短三个月后,就能多跑一倍的距离吗? 另一派则认为,不妨一试啊!

是不妨一试的。因为我们每次的活动,都搞得像嘉年华、热闹的团康活动,家人们也都来当啦啦队,说起来还真有点像小学时的运动大会,输赢胜败不会是我们最在意的,而是同在一起的趣味,让一群中年人找回失去的青春。

在挑战万金石(万里到石门)马拉松的前天晚上,我们一群人浩浩蕩蕩约九十人,大伙叽叽喳喳跟一群小鬼没两样。有跑过万金石经验的人,原本被大伙围绕着,要他们讲一讲攻略法,但到后来却变成同乐会一般,笑声不绝于耳,也有人三三两两,出去看星星、听海潮声。原来,青春只在一念之间。

不过四十二公里,对五十岁的人来说,始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我在参赛前的训练,最多也只跑完过二十七公里。然而起跑后却相当顺利,甚至我跑到三十公里时,都还觉得自己体力仍绰绰有余,应该可以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,甚至超前!

不过来到三十五公里处时,我的肌耐力却有些承受不住了。所幸在这时候,有一位较资深的跑者、也是我们EMBA的学生,慢慢的陪着我跑,告诉我减缓速度没关係,在上坡路段他甚至要我用走的,因为无论如何,都要避免抽筋与受伤。

人生不是跑百米,马拉松也不能意气用事。我重新调整了我的速度,而在我与他两人逐渐逼近终点时,反而看到愈来愈多人因为抽筋而痛苦地在一旁喘息,这时我也才更懂得,人生不是只有一种速度,如同马拉松选手会适时配速。

来到终点、完成人生初次马拉松后,大家都为我欣喜不已,当时,脸上虽然还有一抹微笑,但实在是筋疲力竭,以致于有一句话,我一直忘记告诉我的EMBA学生。「谢谢你们的鼓励与陪伴,没有你们,我不会去跑,也跑步不完这漫长的马拉松。」

而人生的第二场马拉松,在乌来,则是让我学到完全不同的一课。第二场马拉松,其实是一场资格赛,成绩优先的人,便有机会前往大陆,参加由对岸主办的全球商学院EMBA戈壁挑战赛。

可以去戈壁路跑啊! 当时我整个心思都被戈壁大漠占据了,一心只想拿下好成绩,但却没有发现自己,是跑在鸟语花香、仙境般的乌来山林步道。一直到后来,我看到其他人的照片,才发觉当时真的是落英缤纷,美不胜收。而我也才想起,我包包中明明有一台相机啊,但却为何没有停下来,拍下几张照片呢?

后来,当我想再前往那优美的山林步道时,才知道那里平常是管制区,并不是随时都可进入。马拉松,又教了我一课,很多风景、很多事情、当下不好好把握,可能就是一辈子的错过;当你跑得愈快,错过的可能也就愈多。

在乌来的马拉松,我也学到下坡的功课。初次在山径路跑,我以为最难的就是上坡,但有经验的跑者则提醒我们,下坡才是容易伤到膝盖、扭伤脚踝的危险地带。

因此,上坡可以靠冲劲,但下坡则更需要技巧;而我转念一想,这不就是人生的写照吗?而我已经来到半百的年纪,已经开始人生下半场了,那我要选择什幺样的姿态下坡呢?

这也是我最近在思索的问题。

有经验的跑者会说,跑下坡路时,身上负担愈轻愈好。人生上半场,我们都不断往自己身上搭载各种武器,如学历、经历、各种头衔等,好面对人生战场,但来到下坡路,我们应当把身上的各式资源,无私传承给后辈,如此一来我们的下坡路也才会走得更顺遂、不受伤。

而看着年轻一代,积极的往上爬,若能适时帮助他们,这不等于也是让自己,重温年轻岁月吗?

摘自《勇敢做唯一的自己》

Photo:Luis Alejandro Bernal Romero http://aztlek.com, CC Licensed.

人生下半场,青春再出发

上一篇:
下一篇: